今日汇率

1 CNY= PHP 1 CNY= AED1 CNY= USD
1 PHP= CNY 1 AED= CNY1 USD= CNY
中科院博士被困缅甸,救援力量正营救
编辑时间:2023-08-19       浏览次数:166 次

12万赎金转账失败后,家人已经很难联系上张实。他们急切想知道,身陷缅甸妙瓦底的他现在怎么样了?

2022年,在中科院某植物园做科研的张实,决定出国。女友杨阳回忆,当时男友炒币欠了些债,想去东南亚做翻译,赚钱还债再结婚。

从厦门经香港抵达曼谷,后转至泰缅边境的湄索再坐车到缅甸,等张实察觉不对劲时,他已经失去了自由。

一年来,家人陆续收到他的消息,都是报平安。直到今年5月底,他再次发来信息,已是让家人筹集赎金。姐姐张红记得,那段时间弟弟的电话打得很频繁。他说,自己被人卖给了现在的公司,因为没有做出业绩,他被要求赔偿损失。

在电话里,张实说,他每天被监视着工作18个小时,逃离遥遥无期,他希望家人可以救他出去。

张实来自山东农村,经济条件并不宽裕,家人和女友勉强凑齐赎金,在转账的过程中,账号被冻结。他们已向警方报案,目前正在等待进一步的消息。

受困

得知张实要出国时,女友杨阳有些意外。

张实从农村考上吉林大学,一路从中科院的硕士念到博士再到荷兰留学,最后做科研。这条路走得不容易,似乎也顺理成章。

在杨阳眼里,张实喜欢做研究,做事也很有主见。只是性格有些内向,平时很少跟朋友交际。

他们分别在两地工作,因为疫情的关系,已经有近一年没有见面。杨阳劝说男友,留在国内。但张实说,去东南亚做翻译,工资高,底薪就有一万五,做得好的话,有四五万一个月,他出去一两年就回来。

杨阳记得,张实当时跟一个中介联系了好几个月,反复了解、核实,最后才确定出国工作。但后来发现,那个中介骗了他们。

出国前,张实忙着办理护照、签证,在老家待了半个月。张红回忆,弟弟告诉她,他是去泰国一所大学教书,让她不要担心。

张红说,自己也不太懂,所以当时没有问他太多。

去年8月12日,张实启程出境,中间辗转了香港、曼谷等几个城市。杨阳记得,有一晚张实是在机场睡的,她在微信上聊起来说,“好难过,背井离乡的”,男友回说,“这有啥难过的”。

8月14日,张实从曼谷去到湄索,这是泰缅边境的一座小城镇,隔着湄河与缅甸相望。16日,张实由湄索坐车到了缅甸妙瓦底。杨阳说,当时她收到张实的信息,说不想去缅甸,那边不安全,但是他已失去了人身自由。

公开资料显示,位于缅甸东部的妙瓦底,被地方武装组织控制,成为网络诈骗的大本营。近年,中国警方加大对跨境违法犯罪的打击力度,电信诈骗窝点从金三角、缅甸北部等转移到妙瓦底。

今年5月,中国驻缅甸大使馆发布消息称,多名中国公民被以“高薪聘请”为由诱骗偷渡至缅甸妙瓦底地区,被要求从事电信诈骗。中国驻缅甸使馆接到求助信息后,协调缅警方开展营救,成功解救被困人员。

消息称,中方正与缅甸等方面开展联合执法行动,依法打击不法团伙。

杨阳记得,张实到达妙瓦底的第一天,就告诉她,进园区后,他不能用手机了。后来,他找了一个中间人,让女友加对方微信,有事跟那个人联络。在微信里,张实还告诉她,他刚到要熟悉一下环境,要上培训课,也不能带手机。

过了几天,张实被安排上岗,他跟杨阳联系说,自己暂时出不来,门口有人拿枪站岗。他必须要跟对方签一年期的合同,到期后才能被放出来。

杨阳回忆,张实用的是中间人的手机跟她联络的。他说那里是封闭式管理,除了管得严一点,也没啥安全问题。但杨阳回想,“应该随时都有人监控他。”

此后,张实基本每周都会通过skype或者电话联系女友或家人。

张红说,他在电话里会问到家里的情况,父母的身体状态。他告诉张红,自己在外面工作和生活都挺好。那时候,张红一直以为他在泰国工作。

但张实告诉女友,他被迫扮演某个“人设”,跟外国人聊天进行诈骗。杨阳说,她很担心男友,但又不确定他的情况,只能期盼一年后合同到期,他早点回来。

弟弟

从小到大,因为成绩好,张实一直是家族的骄傲。

他出生于1989年,比哥哥姐姐小十几岁。姐姐张红说,家里负担重,父母年纪大了,母亲瘫痪在床,哥哥姐姐都没有上过大学,张实一直不想让家里人操心。

哥哥张浩回忆,弟弟上大学后常拿奖学金,包括后来出国读书,都没怎么花过家里的钱。2017年1月,张实申请到为期一年的国家留学基金委的公派留学机会。

2019年1月至2021年1月,张实在中国科学技术大学做博士后。师妹黄佳记得,张实沉浸在自己的研究中,十分投入。当时他建立了一个实验室,黄佳跟着他学习,他也毫无保留地把所知教给他们。

黄佳说,读博士后期间,张实发表了两篇 SCI论文,申请了三个基金项目,还建立起了一个实验室。

在杨阳看来,张实是个单纯的人,他一直在学校念书,社会经验比较少。张实曾跟杨阳表露,在植物园的工作比较清闲,他其实更想留在中国科学技术大学,或者其他高校里做研究,但是因为资质不够,最终没能留下。

结束博士后研究后,张实离开了安徽,自此也跟女友分隔两地。

不知道后来的一年多时间里,他经历了怎样的波动。家人后来回忆,张实可能各方面压力比较大。二哥张浩说,母亲偏瘫二十多年,生活无法自理,父亲也已经七十多岁了。张实生活节俭,却很孝顺父母,不时会给父母打钱或帮他们买药。

张红记得,弟弟跟她提到过,现在的工作工资比较低,父母年老体衰,他也到了结婚生子的年纪。

失联

接到弟弟让筹赎金的消息,张红一下慌了。

那段时间,张实隔几天就会打电话过来催。张红回忆,今年6月,因为跟家里人联系太频繁,诈骗公司怀疑张实是卧底,把他关进了小黑屋,没收了手机,还调换了他的工作地点和岗位。

张红手足无措,不知道是否应该交赎金。她到本地的公安局报警,对方告诉她案子发生在境外,他们在想办法,并告诉她不要交赎金,否则人可能回不来,要尽量拖延时间。

一开始,张红张浩姐弟不敢告诉父母,但他们还是知道了。后来,一家人决定交赎金,“不交弟弟怎么办?”张红说,她和二弟,以及弟弟的女友,三人每人出了一点钱,最后筹集了12万元。

考虑哥哥姐姐读书不多,张实让他们把钱打给女友,再由女友转账到境外。杨阳回忆,起初诈骗公司让她把钱打到张实的支付宝,但一直转账不过去。后来,对方又让她把钱换成数字货币转过去,但她不会操作。

直到7月底,杨阳在转账的过程中,被冻结了账号。张红称,报警后,他们暂未收到进一步消息,想通过媒体寻求解救办法。

据央视新闻报道,8月15日至16日,中国公安部、泰国警察总署、缅甸警察总部、老挝公安部在泰国清迈联合举行针对本区域赌诈及衍生的人口贩运、绑架、非法拘禁等犯罪的专项合作打击行动启动会。各方决定,在泰国清迈共同建立专项行动综合协调中心,并针对赌诈猖獗的区域设立联合行动点,以更紧密的合作、更主动的攻势、更专业的行动,严厉打击本区域电信网络诈骗和网络赌博犯罪,坚决扭转人口贩运及绑架、拘禁等犯罪高发态势。

记者了解到,目前已有救援力量在设法营救张实。而让杨阳感到不安的是,张实回国后要如何面对这段经历,如何带着它走下去。

上一篇:缅甸旅行风险等级为橙色高风险
下一篇:缅北更新“电诈2.0版”

相关资讯

· 警惕!缅甸一地2天47人死亡!“死神”席卷缅甸多地,怎么才能躲过?
编辑时间:2024-05-21
· 缅甸卑谬一名女子裸体走在路上;木姐一名帅哥下瑞丽江洗澡溺亡
编辑时间:2024-05-21
· 缅甸仰光公交车上经常有小贼怎么办?当局强制要求必须做这事~
编辑时间:2024-05-21
· 缅甸电子签证和在缅宝宝的旅行证办理流程有哪些?多长时间可以办下来?
编辑时间:2024-05-21
· “找到他,奖励一台新iPhone 15!”缅甸大其力一手机店被盗
编辑时间:2024-05-21
菲律宾
迪拜
柬埔寨
泰国
越南
缅甸
其他
国际
娱乐
查9G
Copyright © 2022 热点事件 本站资源来源于互联网  XML地图